芒果app私人成

适时黎利被带到奉天殿。

今天一大早,就有礼部和锦衣卫的人去黄府,让他准备入宫,是以上朝之后,他就在外候着——黄府的人请他今晨只管配合,朝堂上有什么问话,按照实际情况回答即可。

黎利作为安南人,第一次走入紫禁城,看得那个眼花缭乱,走入奉天殿,更是心神震慑,暗暗想着宗主国果然有它强大的一面。

仅是这大殿,陈朝皇宫与之相比,就如茅房般粗陋。

纪纲问道:“黎公子,请问我大明使臣在贵府打扰期间,是否找你要过黄绸布之类的物品?”

礼部一位经常出使的小官吏立即翻译。

黎利却用流利的大明官话答道:“是的,其实是违禁品,不过黎族在蓝山乡还能办到一些事,也就这一些事了。”

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朝堂臣子大感意外,没想到黎族这位公子竟然精通大明官话。

纪纲颔首,“可是我大明朝常用圣旨之类的黄绸布?”

黎利答道:“是的,但是没敢绣祥龙,所以如果要用那些材料来制作圣旨,还需要加工。”

纪纲点点头,“我知道了。”

白衬衫女生美好大片

挥手,示意护卫将黎利带下去,纪纲看向黄昏,“黄指挥,如今证据确凿,大明使团出使安南之时,你等行至蓝山乡,在你的示意下,徐辉祖、黄观、高贤宁等人配合,伪造了一封大明国书,此举影响恶劣而深远!”

猛然舌绽惊雷,“你等可认罪!”

黄昏舔了舔嘴唇,“这件事我不否认,确实存在,认可,但不是认罪!”

纪纲冷笑,对朱高燧行礼,“请殿下示下。”

这是要冠罪了。

朱高燧深呼吸一口气,“诸位觉得此事如何处置?”

朱高煦出列,“当斩!”

简单两个字,几乎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一大堆的臣子出列,“臣附议!”

剩下的一些中立的或者看热闹的暗暗摇头叹息,黄昏和徐辉祖等人,这是一败涂地了啊,想来也是,毕竟证据确凿。

黄昏却哈哈一笑,“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今天我黄昏悬尸午门,等陛下回到应天,知道奉他旨意办差的使臣,却被朝堂臣子联合起来给杀了,陛下会作何想?”

顿了一下,脸一沉,“你等是要忤逆陛下的旨意么?!”

朱高煦迟缓而凝重的道:“黄指挥,父皇让你去安南出使,但并没有让你伪造国书,这个主次你莫要弄错了,别挣扎了,没用的。”

黄昏摇头,问朱高煦,“你知道陛下没让我制作国书?”

朱高煦僵滞,心头有不好的感觉,道:“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若需要国书,哪需要让你等到了安南来伪造,你等出使前后,先有皇兄朱高炽兼国理政,后有皇弟朱高燧兼国理政,谁不能写一封国书给你们?但为何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国书这回事!”

朝堂哗然。

大家现在都疑惑起来,按说这个时候,黄昏应该一败涂地了,为何他一点没有失败的反应,且如此淡定,从他的言辞中透露出来,似乎是奉旨伪造国书?

这怎么可能。

黄昏哈哈一笑,“事已至此,我也不便在隐瞒陛下的用意了,在我等出差安南之时,顺天府那边迎来了两位从安南来的客人,一位是陈朝旧臣裴伯,这位大家可能不熟悉,而另外一位是陈朝后人陈天平,他是从安南逃到澜沧,再从澜沧来到大明,大家对他也可能不熟悉,不熟悉也没关系,我现在就告诉诸位,这两人来到大明做什么。”

眯缝起眼,“暗暗胡汉苍胡子篡国,他们是来求宗主国大明主持公道!”

一语惊起千层浪。

朝堂所有臣工,只知陈朝无后,胡汉苍才登基,也只知道使团出使安南是为了安南攻打占城的事情,哪知道胡汉苍父子篡国的事情。

朱高燧有些慌乱,急道:“休要信口雌黄,此等邦国大事,万晓不得!”

这事真不敢乱说。

搞不好就会让安南那边对大明心生不满。

黄昏哈哈一笑,“杨渤何在?”

朝堂上百双眼睛同时看向礼部尚书李志刚身后的几个人中——杨渤从南安出使归来后,依然在礼部右侍郎的原职。

这位曾经出使安南的臣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顿时满脸大汗,脸色惨白。

迟疑的出列,讷讷的道:“我不知道。”

黄昏冷笑一声,“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出使安南期间,别人把你好吃好喝供着,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在出使安南期间,发现胡汉苍父子篡国的蛛丝马迹后,胡汉苍父子给了你大量的钱财,你当然不知道了,但此事安南朝堂无人不知,你若不敢承认,那么不妨将黎利再请上来对质罢!”

黄昏心里暗爽的很——有上帝视觉就是无敌,爽!

杨渤啪的一声跌坐在地。

众人一见,信了七八。

黄昏继续道:“陈天平和裴伯到顺天之时,我等恰好出使行至广西,陛下不想此事打草惊蛇,所以着人密令口谕,让我等见机行事,必要时刻,可行非常手段。我等知晓此事后,知晓兹事体大,一番合计后,觉得应该就安南攻打占城一事一起,并同陛下的手诏,再作一封国书,打胡汉苍父子一个措手不及,可惜终究还是走漏了风声,导致安南出现叛兵,护卫使团的京营士卒死伤惨重。”

说到这里,环视一眼,“否则我就算再胆大包天,也不敢伪造国书来做死,要知道连杨渤杨侍郎受贿安南的事情都瞒不住,何况国书一事。”

合情合理!

朝堂中文武臣子,大多觉得此事可能真是这样了,如果胡汉苍父子真是篡国,使团又已经出发,陛下仓促之间想不到好的应对策略,把决策权交给使团,也是情理中事。

这样的话……就不算伪造国书了啊!

奉旨嘛。

朱高燧心中凉了一大截,还是不服输的道:“陈天平和裴伯到了顺天,此事还有待确证,但问黄指挥一句,谁能证明陛下有口谕给使团?”

黄昏淡定自若,“传口谕的是位顺天府的锦衣卫缇骑,在安南叛兵伏击使团时,不幸失踪,应该凶多吉少了。”

朱高燧冷笑一声,“莫不是根本没有这个人?”

黄昏不屑一顾,“有没有口谕,殿下可以上章折去顺天问陛下,当然,也可以等几日在看,郑大监在苏州那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下西洋这等大事,陛下近日一定会回应天一趟,届时一切皆知。”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