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直播正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旁边一个学姐抱着一堆报告前来询问顾溪桥,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很快她就被一群人成功包围起来。

里一层外一层的。

林夏抱着一堆研究资料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整个场面,前些天他出国交流了一趟,没想到回来的时候感觉自己错过了好多,包括祝源的演讲,如果他知道祝源会回国演讲,他一定不会跑去国外那么远的地方。

好在学校给录了视频,他抱着视频看了好几遍,视频里祝源讲了两个专利的研究过程,让他在研究上多了很多的启发,有不懂的地方他会请教一下祝源。

祝源虽然成就高,但为人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高冷,基本上能解答的就给自己解答了。

眼下看着这一群人将顾溪桥团团围住的情况,他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别傻站着了,这懒货好不容易能够回来一次,大家当然是能逮着就围住了,不然等她下次来,又不知道要等多久,”祝源靠在椅子上敲桌子,“哎,我说们给我悠着点儿,问完就赶紧走,留点儿时间给我!”

前一句对林夏说的,这后一句自然是对那群将顾溪桥围住的疯狂的研究生说的。

林夏站了一会儿,他知道顾溪桥天赋不错,几天功夫就研究出了细胞融合的方法,连他都自叹不如,可不知道他也就短短几天不在这里,她的人气怎么就涨得这么快?

实验室里的都是A大的高材生,拉出去都是小有名气的人物,平日里一个个的也都心高气傲,可没想到今天居然开启了互相嘲讽的模式,为得还是谁先问顾溪桥?

几天没见,怎么世界都变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儿?

小背心初中少女清晨丰满躯体图片

林夏转过了目光,决定过一会儿再跟顾溪桥打招呼,他将手中的文件放下,然后将手中的报告给祝源看,“祝学长,这是蒋教授昨天给我看的一份文件,但是里面有好多我看不懂。”

教授说了,这段时间有什么问题抓进问祝源,不然再过段时间他消失了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祝源接过来一看,发现林夏这孩子还挺认真的,所有不懂的地方都做了标记,用红色的笔表述出自己不懂的地方。

不懂的地方还挺多的,从头到尾基本上画上了记号,跟顾溪桥相处久了,祝源觉得自己也变懒了,他揉了揉脑袋,然后看着林夏,“应该知道这份报告时哪里来的吧?”

“知道,最近医学界疯传的一篇文章还有视频,我在美国的同学也发了一份给我,听说被翻译成了无数种文字,”说道这里,林夏一笑,“不过这里有些话他们不能翻译出来。”

很多国外的外科手术家都怀疑这个问题的真假,但文章的真实度他们无法反驳。

华国的语句就是如此的博大精深,这些话太深奥了,连华国的那些老教授一时半会都不能弄明白,别说其他国家的人了。

“嗤,就那些国家的人,连华国话都没学好,还妄想翻译参破我们的研究,”祝源挑眉,想了一会儿,“既然知道这是我们华国的,那应该也看过吧,怎么没有认出来,那视频里的人是她?”

祝源伸出一根手指,只想顾溪桥的方向。

林夏愣了一会儿,他不可置信地看向顾溪桥的方向,“说学妹?”

看到视频的时候他只是觉得视频里的身影有点面熟,但是没有多想,就算是多想了也没将这人往顾溪桥身上联系,毕竟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不过是才来A大而已,学的还是临床。

即使她的天赋再好,成绩再逆天,也掩不住她是个新生的事实,来拿实验室也没来过几趟,怎么就能上手术台了?

还能写出这么有学术研究的文章,老实说,林夏真的不太敢相信。

“学妹?”祝源才想起来顾溪桥比他年轻好多的事实,嘟囔了一句,“不然以为实验室里的人都围着她干嘛?这群妖艳贱货!等等吧,这里也有几个问题我弄不明白,等她过来解答。”

林夏望了忘被人包围起来的顾溪桥,她脸上一如既往的清淡,这个角度看上去只能看到她的侧脸,皮肤很白,睫毛很长,微微垂着投下了一层浅浅的阴影,如同渲染的一副云雾水墨画。

不管表现得如何老成,也掩不住她脸上略带青涩的印记。

就是她做完了那场不可能完成的手术,林夏想想都不敢置信,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享受众人仰望的目光吧,要说成就,还真的一个也没有。

顾溪桥看到对方问的同一个问题,便抬起手往下压了一下。

她人看起来瘦弱,但是这个样儿听挺有领导的气势,一众人都不由停下来看着她,霎时间安静下来。

“我先问一下,们怎么知道那是我的?”这是顾溪桥最不能理解的地方,明明口罩带上了,只有一双眼睛,更主要的是,拍视频的很少拍她全身,大部分都拍了她的手还有王金成。

众人毫不犹豫地出卖了祝源,“祝学长说的!”

靠!顾溪桥抽了下嘴角,幽幽地望了眼祝源,然后继续和蔼可亲地看了眼学长学姐们,“我知道大家有不理解的地方,待会我会整理出来一个文件,恩……实验室有群吗?”

“啊啊啊!我马上拉一个微信讨论组!”一个女生立马掏出了手机,挤到顾溪桥身边,要到了她的账号,然后把所有人拉到一个讨论组。

这个女生反应太快,以至于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加了顾溪桥的微信。

实验室的其他人:套路!都是套路!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加了顾美人的微信号!

顾溪桥加了微信之后,就走到祝源身边,祝源很有眼见力的让开了位置,“您请!”

新建了一个文档,顾溪桥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她打字的速度很快,祝源看得很累,感觉自己的眼速跟不上她的手速,看得眼睛发疼,最后只好别过了眼。

林夏站在一边,知道顾溪桥打完了好几页纸,才开口,“学妹,那个做手术的,真的是?”

“不是啊,”顾溪桥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就扎了几针,然后找到了抗菌病毒什么的,刮腐肉的那些事是院长做的。”

听到前面那三个字有点松了口气的林夏,在听到她后面那句话时,差点儿噎死。

顾溪桥将打印出来的纸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差错之后递给祝源,“呐,给了,记得给群传一份,我回宿舍一趟。”

知道她这一走,肯定又要在外面疯几天,祝源立马开口,“等等,关于细胞融合的发布会,马上就到了,要准备一下,具体事宜我会发邮箱,记者会要出场!”

“出场?”听到这个顾溪桥瞪眼,“敢让我去记者会我们就友尽!”

祝源:“……”

靠!这么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她竟然说她不去!

“不是说好了吗祝学长,到时候帮忙发布啊,这里面的功劳也不小,到时候专利权就写我们俩的名字,多完美。”顾溪桥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努力,我欣赏。”

祝源看着她离开的身影,面无表情地抹了把脸,看着呆在一边的林夏,然后开口,“别看了,她是个说走就走的人,预计一个星期之内不会再回来。”

顾溪桥回了寝室一趟,寝室有四个人,原本两个床位已经空了。

白馨染被确诊痴呆,她的东西已经被白家人收拾走了。

孙佳佳的家人前几天也来给她办理了退学手续,说让她回去结婚。

提到这个的时候许婧就笑得前仰后合,“哎美人,不知道,那天孙佳佳跟她妈妈来的时候,那个小脸黑得呀!简直笑死我了!”

“她脸本来就黑。”顾溪桥看了许婧一眼,默默来了一句。

许婧:论毒舌这个东西,是在下输了。

“不过顾美人啊,我觉得有点奇怪,就那天跟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一样。”许婧看着顾溪桥,一脸的认真外加严肃。

顾溪桥翻了下自己的行李箱,从里面掏出自己的电脑,打开游戏,“是忘了吃了多少?恩,当时大概吃了两碗饭!”

许婧,“胡说八道!”

顾溪桥瞄她一眼,“说不定我也忘记了什么?”

许婧翻了个白眼,“算了不提这个。今天回来就是为了在宿舍玩游戏?”她都很多很多天没去上课了吧?

“我有假期,我任性。”顾溪桥懒懒地应着,“不过玩不了多久,待会还得去剧组。”

“剧组?”许婧兴趣来了。

“《江湖》的海选现场。”顾溪桥看了眼时间,再不去程导肯定会想打死她吧?

许婧今天没有课,最近《江湖》的海选在网上炒得很火很火,没想到顾溪桥竟然还能去海选现场,她想了想,实在忍不下自己的好奇心,于是问:“能带家属吗?”

“能带宠物。”顾溪桥摸了摸下巴,如此说道。

许婧:“……”

《江湖》海选现场。

“小姐,请问是来试镜的吗?那边请。”门口的接待一抬头便看到一张粉妆玉琢的美女,娱乐圈难得一见的美色,她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美女很有礼貌的颔首,“谢谢。”

这么美还没有整容的痕迹,连化妆的痕迹都没有!简直不科学!怎么以前没有见过?!接待忍不住看那个离去的身影,不该没听说过啊?

程洲对海选的人物一向很认真,他特地找了苏午还有自己的一个老朋友一起鉴定,这次的投资商只有顾溪桥一个,所以他选人物更为自由,不会受到其他投资商的影响,有心要选最为合适的演员。

现在试镜的是新晋花旦彭子娴,她试镜的人物是女二。

程洲只看了一会儿人,眉头就皱了起来,要说这个娱乐圈没有演技的多了去了,但是没有表演技巧还敢来他程洲试镜场面的人还真是少见!

彭子娴表演完了,退到一边,很有礼貌地看着程洲。

程洲本来要直接挥手,这个时候他身边的老朋友突然凑到他耳边,“老程,这个彭子娴,是彭家人。”

彭家?程洲眉头拧起来,“确定?”

“小道消息,不过听说她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在娱乐圈创出一番事业,还是注意一下为好。”

程洲点头,然后甜头朝彭子娴说道:“回去等通知。”

彭子娴出门,等在外面的经纪人立马上前,“子娴,怎么样了?”

“不知道。”彭子娴微微摇头,她想了下程洲那冷淡的语气,估计机会很小,“不过程导应该没看上我,毕竟这次跟我竞争女二的,有好几个名气比我高的。”

“要不我跟少爷说一下,让他跟这边的剧组打个招呼?”彭子娴的经纪人想了想。

“我都说了要靠自己的实力,不要告诉哥哥。”彭子娴声音淡淡,“而且程导最讨厌的就是走后门了。”

“讨厌走后门?”彭子娴的经纪人嗤笑一声,“谁不知道这部《江湖》的女主是内定好的,不知道给剧组砸了多少钱!”

“别乱说了。”彭子娴看到有人过来,便带着经纪人走开。

看到顾溪桥的时候,她愣了一下,然后朝顾溪桥微微一笑。

顾溪桥也朝她颔首。

“刚刚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上次那个挤下了,出演栖霞公主的新人?”彭子娴的经纪人忽然开口,《兵临江山》这部剧还没火就上了好几次热门,捧红了两个新人,尤其是顾溪桥。

“是她。”彭子娴认人的本领不错。

“这次内定的女主角应该就是她!”经纪人咬了咬牙,“也没见过程洲对谁这么通融过,谁知道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彭子娴开口,“不会,上次我看见她进了一辆豪车,应该是程导买不起的价位。”

“那问题就更大了!”经纪人心思活络起来,帝都的名媛她都认识,但是没听说有这么一个。

再加上豪车,这槽点就大了。

彭子娴看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于此同时。

江舒玄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百里渠的。

“舒玄,给的这颗丹药,真的……真的有用!”N市的百里渠拿着手机,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颤抖。

八年了,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内伤有了被修复的痕迹。

“有用就好,明天我托人再给您带一瓶过去。”既然能提升古武等级,想必对内伤也有用,这一点江舒玄早就预料到了,“百里爷爷,容神医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您再询问他,加上这丹药,看看有什么可以根治的方法。”

百里渠是伤到根底了,容飞霜也是无可奈何,觉得自己愧对百里家的人,两个病患一个都救不了,索性一下子去了国外。

“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肯定会立马赶回来,”百里渠知道容飞霜这个为医成狂的性格,“舒玄,我知道这瓶丹药很珍贵,老头子身边也没有什么好的东西,有一本百里家的阵法孤本,这么多年,也没人能参悟。身边那个小姑娘天赋很不错,就当是我给的谢礼。”

那本孤本是百里家流传下来的,脸被誉为最有天赋的百里彬也只参透了十之一二。

顾溪桥的天赋实在卓越,百里渠深思熟虑后才做了这个决定,毕竟江舒玄给他的东西太过珍贵,他们百里家能拿出与之相抵的东西实在太少。

没想到百里渠会将这种东西拿过来。

江舒玄有点意外,挂完电话没有多久,就接到了百里家后人给他的一本颜色已经泛黄的孤本。

晚上回去的时候,他神色郑重地将这本孤本带给了顾溪桥。

看到江舒玄这么郑重,顾溪桥也很严肃地翻了一遍,一愣,然后又翻了一遍,嘴角抽了一下,“江哥哥,哪儿弄来的假货,我这里有真的要不要?”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