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林予曦 MD0044 国产

() 啪嗒,啪嗒。

湿冷的天气在走出了暖暖的小木屋时,就四溢着传染着,如同一种病变谋夺走人的体能。

普莉西亚.哈弗洛克将自己幽灵化,雨滴从自己的身体中滑落。

凝视着苍白的没有雨水的手背,她微笑凝固,片刻又越发灿烂笑了起来。

悠悠然,她打开了阳伞,噼里啪啦的雨声让她稍感安心。

啪嗒,啪……前方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名为江涵的临时主家魔女停了下来,并回过头,那张以普莉西亚的眼光与资历看来都漂亮的脸蛋略显担忧。

停下来了?普莉西亚内心感到一阵诧异,但脸上保持微笑道:

“小姐?”

“普莉西亚,你有没有带防湿护肤露?”江涵不好意思的笑着问道。

防湿护肤露?诶?哈啊?小姐,您是想干一架吗?您是想打一架吗?问一个幽灵,一个幽灵魔女这种问题?护肤露?

…饶是普莉西亚能够忍耐的住起床气的性格,也差点破功,笑不出来。

清纯长发美女在海边唯美写真

她悄悄呼了一口气,微笑道:

“小姐,我下次会将它纳入携带清单里的。”

江涵小姐的五官偏向于冷色系的,但眉眼间又挺阳光,让偏爱阴冷的幽灵魔女不太喜欢。

但是个好孩子,除了说话有时候不经过大脑,有点像是刚好5岁到8岁魔女的说话水准。

大概,有点像是没有魔女常识的婴儿从零开始学魔女知识,刚好学了一两年的那种感觉。

…普莉西亚是如此觉得的。

她看见江涵隐晦的叹了口气,又眨眨眼,偷偷吐了下舌,这位女士有着天生就惹人怜爱的脸部表情。

这在社会中很罕见。

非常罕见。

有点像是社交课的魔像,但比魔像可爱多了……

唔,用恶心一点的铜贞的语气说,那便是:

‘啊啊啊,这就是真的可爱的女孩子吗?啊啊啊,表情好可爱,动作好可爱,语气好可爱,啊啊啊,这就是可爱女孩子的互动吗,好可爱。’。

……

咕…呕。

……

…幽灵魔女被自己脑内模仿的语气给恶心到了,但又忍俊不禁哼了声,微笑带了几分真实。

她思考了一下装在胃袋中的东西,半真半假的带着点犹豫的说道:

“我似乎有给伊丽莎白与伊莎贝拉准备的水性润肤露,您需要吗?”

伊丽莎白和伊莎贝拉是缝合怪魔女。

可能由于她们的身份,所以她们格外爱干净。

几乎一天用三分之一瓶的润肤露。

就像是小资的食尸鬼魔女一天洗四次澡一样。异种魔女总是会缺什么就拼命弥补,有时候也太过努力了。

…幽灵魔女联想到自己的微笑,笑容边越甚。

“诶?我可以用吗?”江涵瞪大着永结眼,似乎有点不安的舔了舔嘴角。

“只要您不排斥与缝合怪魔女用同款润肤露,我想就可以。”她语气温和地说道。

“当然不,伊丽莎白和伊莎贝拉,都很漂亮不是吗?”江涵没有思考的说出了口。

哈?普莉西亚眨了下眼,保持笑容,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胃袋,边翻找边笑道:

“她们两位会很开心的,这次我第一次听说,缝合怪与‘漂亮’搭钩的。”

为了防止引起办公室政治,普莉西亚补充道:

“我们亡灵系的魔女,很少会被形容‘漂亮’,即使外表看着还行,但食尸鬼魔女,僵尸魔女,幽灵魔女以及缝合怪魔女,听上去都很渗人。”

江涵露出那种甜美的笑容,眼睛有点笑的半眯,唇角勾起,冷色系的脸蛋填上暖色系的笑容:

“我觉得你就长的很漂亮。”

“这是我的荣幸,小姐。”普莉西亚从胃袋里掏出了透明瓶装着的海蓝色润肤露,并递给正笑的很开心的江涵。

“真是帮了大忙了,这部分方便的话也请记在损耗表中吧。”这位漂亮的魔女摘下手套,开始涂抹润肤露。

她的皮肤看上去有点发红,可能是过敏导致。

普利西亚在旁看着,心中估算着这位雇主多久会产生过敏抗性。

她眼睛略略瞪大了点,下意识的笑容停了半秒。

在她的视线中,眼前魔女红色的肌肤慢慢重归雪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了抗性。

这是海妖魔女吗?

她强忍着悄悄摘取对方皮肤组织的冲动,心中猜测。

海妖魔女的再生能力属于异种魔女中较弱的类型的了,与幽灵魔女这种即使被砍掉头,也可以继续战斗,并且在数个小时之内会再生头部的种族不同。海妖魔女产生抗性,再生身躯的能力,是比较弱的。

正常来说,她们即使对感冒这种症状也要个1天的时间才能恢复。

“咕噜,咕噜……”

江涵小姐涂抹润肤露的时候,脸颊下意识的鼓着。

看上去不像是生气,倒像是仓鼠的认真表情,很认真做这种事吗?

不是太妙,这个家伙认真的地方不太对劲,但也不太对劲的可爱。

…普莉西亚给内心的《魔女观察日记》划上了记号,倒不是说,她被这种可爱俘虏了。

可爱的魔女到处都是,只有迪妮莎那种铜贞和禁渔系女子才会有‘这世界上没有可爱的魔女存在了’的悲观想法。

这是一种猎奇心态。

好比假如知道了火球术有150款变种,回家后检查了法术柜发出了‘呼哇,我有149种诶!’,然后见到了一本从未见到过的火球术法术书,这时候无论是“这是第150种”或“这会不会是第151种?”的想法,都会想要去记录下来,好好的观察吧?

…她眸中藏着打量,嘴角上翘的幅度大了些,从口袋掏出行程记事本,轻咳一声:

“小姐,今天我们的行程基本完成,但比预期还要快一点,所以我们可以选择再往前探索一下,或是掉头回古堡,开始整理样本、素材、土壤采样资料、矿石分析,以及等待另外两位女士回……”

“你为什么……”江涵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脸色有点害羞,晃晃头,不经意地用鼻音喷了一声,漫不经心但实则有点紧张的捏手指。

没必要礼貌到这个份上,真的,没必要。

这种礼貌,我只在一些陆地人身上见过,哦,还有女巫。

…普莉西亚微笑的示意对方继续。

虽然雇主要得到女仆长或管家的同意才能发话这点有点诡异,但普莉西亚蛮长的幽灵生涯中,见过的奇葩没有一万也有九千,所以她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望着这位略微怪异的雇主。

江涵沉默了一下,才一副‘是我没办法才说的’的样子,询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喊我喊小姐,而喊林嫱与秦舜英叫做女士呢?”

哈?

饶是漫长的幽灵人生中,普莉西亚也是第一次遇见会在称呼上好奇和纠结的雇主。

也就是说,这个问题。

是初体验。

是从未有过的奇葩问题。

呵,迪妮莎小姐,是有商谈救了你啊。

…普莉西亚第一时间就想起来,这次作为管家的雇佣,尚若不是迪妮莎确实有事情,可能迪妮莎会先过来干头两星期,后续可能会交给一个叫做希斯特利亚的幽灵魔女接下一到两个月,最后剩余的时间才会交给自己。

而想起来迪妮莎的原因,是因为普莉西亚认为,迪妮莎那匮乏的面部表情与僵硬的思维,可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普莉西亚联想了一阵,同时幽灵化的大脑以甩成浆糊的离心机的速度运作着,她微笑回答道:

“因为您比较可爱,我习惯称呼可爱的人为‘小姐’。”

江涵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又好奇地问道:

“那就是……秦舜英她们不够可爱?”

咕,你是谁派来的?迪妮莎?还是希斯特利亚?普莉西亚保持微笑不变:

“她们比较端庄美丽?”

“那我不端庄和正经?”江涵的脸又鼓了起来,出乎意料的,那张小小的脸蛋与冷系女子的面容,看上去都应该和迪妮莎一样有点面部僵死的感觉,但却表情展现力十足……

这难道是生气了吗?哈?小姐,您的喜怒无常可真够怪的,也够怪可爱的。

还有,我没说过‘端庄正经’,我说的是‘端庄美丽’!

普莉西亚笑容依旧,神色镇定:

“因为小姐您又端庄,又可爱,又正经,还美丽。”

“唔,我有这么好吗?”江涵开心了一下,冰色的永结眼又显得有点委屈。

假如有兽耳的话,估计耳朵已经软趴趴的贴在头上了。

好麻烦,好麻烦啊,您这个女人,别在这种‘别人吹嘘的话说出口’的情况下,才没有自信啊!

…普莉西亚再次感慨,真的是商谈和演出救了迪妮莎这妹妹,这换迪妮莎来,这气氛不得进入冷藏室然后被评分打1星?

她保持微笑,轻柔说道:

“您比想象中的美好太多,我人生当中见过许多美好,但这几分钟里,我感觉我度过了我的一生。”

“谢谢,你的话让我想起了安洁。”江涵又精神起来,好奇地说道,“虽然我一开始觉得你应该有点像迪妮莎,但之后,觉得你比较像安洁,唔,克制版的她?啊,你知道安洁吧?”

这个星球上没有不认识她的魔女,而且我还……普莉西亚感受到了后背的旧伤,似乎还隐隐传来疼痛。

虽然已经幽灵化,虽然魔女可以痊愈伤口,但过往留下的痛楚,刻骨铭心的痛楚,却会一直保存下来。

普莉西亚笑容越发灿烂:

“嗯,我知道她,君权杖的主人,近知能的魔女。”

“安洁她和你一样喜欢说这种话呢。”江涵笑起来,手指无意识的卷了卷头发,她半眯着一只眼睛,“不过你肯定比她好,我肯定,在说这种话的程度上,你绝对比她优秀。”

望着开心的江涵,普莉西亚内心自嘲了一句:

是吗?我可不这样觉得。

笑过之后,江涵也没有忘掉正式,双手搓搓哈了口气,望向远处的巨大山脉:

“继续探索,我要找到那头龙,我之前感应到了一丝它的气息,它一定就在山脉里。”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