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宝app下载

“宁越,我不是紧张,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是什么手掌?”

司空凌指着宁越手中的手掌,问道。

“哦,说这个啊。”

扬了扬手掌,宁越说道:“它是造化境武者的手掌,是我从偶然所得。”

宁越并未告诉司空凌这个手掌的来历,毕竟他不想让司空凌知道他击杀了尸阴宗鬼才殿的天才。

“不行,这个手掌太珍贵了,我不能要!”得知了手掌是造化境武者的后,司空凌忙摇头道:“造化境武者的手掌,还是留着自己用吧,给我用太浪费了。”

元丹境以上是阴阳境,阴阳境巅峰再渡过造化境大劫,方才可以晋级到造化境。

造化境的武者非常稀少,最起码大夏国明面上,只有两个造化境的武者。

一个是丹武学院的老祖,一个是皇室的老祖!

除了这两个造化境的武者之外,或许大夏国还有别的造化境武者,但这也足以说明造化境武者的稀少了。

“让用就用,废什么话!”

宁越有些生气,呵斥道:“待会可能有些疼痛,最好忍着不要叫出来,否则我打得满地找牙。”

韩国美女温婉曼妙动人心弦美图

说着,宁越强大的灵魂力施展出来,在房间内布置了一个灵魂力保护罩。

虽说外面有红魔他们把守着,但宁越还是不太放心。

换手可不比别的事情,一旦受到干扰,将会前功尽弃。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宁越还是在四周布置了一个灵魂力保护罩,确保不被打扰到。

“准备好了,接下来我要砍掉的手掌。”

做完这一切,宁越手腕一甩,断魂剑出现在手中。

“砍吧,我能忍……嘶!”司空凌感激的望着宁越,沉声道。

只不过,司空凌还未做好准备,宁越手中的断魂剑就当空斩下,直接将他的右手给斩掉。

手腕处传来的剧烈疼痛,令得司空凌有些恍惚。

“把右手手腕处的血液封死,我要把造化境手掌给接上!”

就在这时,宁越一道大喝在司空凌的耳边响起。

司空凌浑身一哆嗦,不敢怠慢,忙运转心法,把右手手腕处的血液给封死!

咔咔!

下一刻,宁越把造化境手掌安放在司空凌的右臂上,并且体内分出好几抹灵魂力,开始为司空凌接手!

宁越的动作很慢,每一根筋脉都小心翼翼梳理,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滴答滴答!

随着时间的流逝,宁越额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甚至直接滴落在地板上,发出滴答的声响。

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到宁越,他每一步做的都很慢,力争一次完成!

…………

在宁越为司空凌换手的时候,乌拓城外,几个武者满脸愤怒的朝着乌拓城走去。

“真是该死,让他给跑了!”

其中一个稍胖的武者满脸的愤怒之色,道:“如果我们早一点接到殿主的讯息,就可以第一时间在乌拓城围杀大夏国的大皇子,根本不需要等他走了再去追。”

“就少说一句,要是让殿主听到,咱们很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另外一个武者忙道。

“赶紧回去。”修为最高的一个武者沉声道:“这一次四大分殿殿主被击杀,我们极有可能已经暴露,依我看,还是先联系到丹师殿主,然后即刻转移。”

“没错,速速转移!”

“走!”

哗啦!

这几个武者瞬间加快速度,从乌拓城门口一闪而过,消失不见。

…………

时间飞逝,转眼间,一个时辰过去。

“呼!”

房间内,宁越缓缓把灵魂力从司空凌的手掌处收回,长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经过一个时辰的忙活,他终于把造化境武者的手掌给司空凌接上了!

虽说还有些小瑕疵,但不妨碍正常使用。

只要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司空凌不贸然使用右手,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宁越,我真的拥有了一个造化境武者的手掌?”

扬了扬右手,司空凌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他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可以拥有造化境武者的手掌。

“记住,接下来的三天最好不要使用右手,否则很可能会气血逆流而上,导致这个手掌报废掉。”宁越点了点头,告诫道。

“没问题,别说三天,就算是十天,我都能忍住!”司空凌惊喜道。

“以后在使用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些排斥,不过不用担心,这都是正常反应,过段时间就好了。”宁越继续道。

“宁越,噬心丹的解药炼制出来了!第一炉,炼制出了三枚解药!”

突然,荀建文的声音在宁越的脑海中响起。

闻言,宁越先是一怔,随后面露喜色。

原本他以为要到傍晚荀建文才能炼制出噬心丹的解药,谁曾想才过去一个时辰,荀建文就炼制出了解药。

“替陆嫤服下了吗?”宁越心神沉入到纳戒里,问道。

“没有的指示,我不敢做主。”荀建文说道。

“司空凌,先出去,我要修养一下。”

宁越没有着急检查解药,而是对着司空凌道:“让红魔进来,风梓和萧玉他们两个,不用守在门外了,让他们也下去休息一下,有事我再叫他们。”

“没问题,好好休息。”司空凌知道宁越消耗有些大,所以直接离开了房间。

咯吱!

没多会,红魔就进入了房间。

“荀建文,们可以出来了。”

看到红魔进来,宁越对着红魔使了使眼色,旋即把纳戒扔到半空中。

哗啦!

下一刹那,三道身影从纳戒里出来,降落在房间内。

“嗯?怎么回事?”

房间外,风梓眉头紧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司空凌和萧玉离开后,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站在房门外,想要看看宁越在里面干嘛。

谁曾想,红魔随手一挥,便是把他的感知力给遮挡住,让他变成了‘瞎子’。

“风梓,要是想进来的话,大可以进来看看,外面有什么好待的。”宁越的声音,悄然在风梓耳边响起,令得风梓嘴巴微张,略微有些尴尬。

沉吟片刻,风梓还是决定进去看看,看看宁越到底在房间里搞什么鬼!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