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杜若冰律师

况且,况且——

火车一直在况且,停,这两种模式操作下带着洛宁往家的方向靠近。

太阳落下去,又升起来,即将落下去……

洛宁被这龟速煎熬得心焦火辣的,头疼得很。

当初她去冀都的时候被左云寒挟持到云城后被追捕,无奈放弃了火车。

现在的公路还不发达,她没有开车上路,直接飞过去,给自己酝酿下了第一个麻烦。

左云寒就是她人生中的克星,遇到他之后她就开始犯水逆。

不但头花生意出了问题,到冀都还因为交通工具被扣上了特务的嫌疑,开始一连串倒霉……

mmmmmmmp!

她没有弄死左云寒,而是找了头母猪给他配对!

她也没有直接让高雅领盒饭,而是给她找了个解药!

严家的爪牙荼毒她,她就荼毒高雅!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高雅是不会安分的,一辈子都不会安分的,她会去找谢长安。

左云寒他财色权兼收,这样的人超级注意面子工程,他绝对不会允许高雅接近谢长安。

那么他们婚姻的主要矛盾就是高雅不安分想要接近谢长安与左云寒绝对不允许这样的现象发生的矛盾。

左云寒打得高雅稀里哗啦,遍地找牙,嗯——

历史就是这样发展的,而且他们很快就会离开冀都,远离谢长安,祸害别人去!

她几乎可以预见高雅可悲的未来,左云寒不会抛弃那个解药,但是严家一定还会给左云寒塞人绑住他。

这年头渣男不可怕,就怕渣男有实力——

所以严家会扶持左云寒,让他尽快走上高位。

高雅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的格局应该是不出三五年的事情!

左云寒坐享齐人之福,祝他早日米青尽而亡!

洛宁正YY得起劲的时候,发现那个热心的女警带着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走过来。

“小同志,这位同志找你!”

周围的吃瓜群众虽然好奇洛宁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素质限制了他们没有跑过去围观。

洛宁云淡风轻的点点头,这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金丝边眼镜,因为左云寒那个渣就是那个形象。

刚刚还在YY左云寒,又一个眼镜撞上来,洛宁的小宇宙感觉不太好。

“谢同志,小同志你们聊!”女警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眼镜还姓谢,更让洛宁讨厌!

眼镜打量了洛宁一眼,感觉有点悬。

这丫头片子好像都没成年,能会医术?

洛宁最讨厌别人拿这个怀疑她,一脚把眼镜踢到泥潭里,还踩着他的脑袋瓜子按了下去。

眼镜全然不知自己在洛宁那里已经被踩到泥里了,还在那里大放厥词,“你,跟我走一趟!”

洛宁冷冷的看了眼镜一眼,吐出一个淬了冰的字眼,“滚!”

考虑到身边有两个病号,而且在公共场合,所以声音不大。

但是势如破竹,气贯长虹,直击眼镜面门。

眼镜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感觉好像这样挺没面子,立即又往前走了一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超级嚣张的掏出手枪,对准了洛宁,“敬酒不吃吃罚酒!起来跟我走!”

凌葳和张悦婆媳瞬间紧张了,这都是什么人啊,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霸道的。

“呵——”

洛宁冷笑!

威胁她的,都死了!!!一股来自地狱的寒意笼罩在她周围。

电光石火之间,她目光一转,握住男人的手枪。

然后奇迹的一幕发生了,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的速度变成了一堆零件。

拆弹她是专业的,拆枪她也是专业的,不服来战!

眼镜像见鬼似的,一脸惊恐的跑了,连枪都没要。

洛宁超级得意的揩了下鼻子,将手枪零件都捡了起来,眨眼之间装了回去。

凌葳张悦全程震惊脸,我的老天爷,姐姐\/洛宁也太厉害了吧!

一不小心,凌葳就找到了学习的目标,目光异常坚定!

洛宁将手枪放在桌子上,等着那个瓜怂过来认领。

刚才临时停车,应该是这列车上某位大人物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联系当地医院来治病,顺便配合他们抓贼!

医生下去后,火车才开走!

洛宁觉得自己真相了,十有八九是这样。

热心的乘警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大人物,然后那个瓜怂就被派过来了。

“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怕,也不要说话,交给我来应付!”

洛宁有些不放心,特意叮嘱了一句。

凌葳三人点点头,把洛宁的话当成了圣旨。

尤其张悦经历那样一番惊心动魄之后,对洛宁更是十二分的信服。

只要洛宁在身边,她就不慌!

不大一会儿,过道里响起了脚步声。

洛宁冷硬的脸庞瞬间柔和了几分,很快童童和他母亲就出现在了她视线里。

童童醒来之后,他母亲就带着他过来感谢了洛宁一番。

还要给自己钱,被她强势拒绝了。

“姐姐!我又来了!”童童软软糯糯的唤了一声,蹬蹬蹬的跑道洛宁身边坐下。

虽然心情很兴奋,但是人有点蔫。

“妹子,童童说他不太舒服,如果你愿意我想请你给他看看!”童童的母亲慕晚晴站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开口,深怕被洛宁拒绝,因为在火车上不比外面,找医生不方便。

洛宁欣然点头,眉眼弯弯的对童童说道,“把手给姐姐看看!”

童童立即乖巧的照做,越看洛宁越喜欢,这个姐姐真好看。

妈妈说姐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让他一定要记住,以后一定要报答姐姐。

他已经想好了报恩方式,现在就等着自己长大了。

慕晚晴满怀感动,暗暗松了口气,洛宁妹子真是个好人。

洛宁给童童把完脉,从包袱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木匣子打开,拿出一颗丸药,示意童童张嘴。

那黑漆漆的药看起来好苦的样子,童童的小脸皱成了个包子,在抗拒的边缘试探。

但是洛宁坚决的态度,让他成功的失败了。

他委委屈屈的张嘴,闭上眼睛不敢面对他要吃这么苦的药的事实!

当药丸入口,他发现——

比他想象的还要苦!他想吐出来!

“咽下去,就可以吃手里的好吃的了!”洛宁将一颗巧克力塞到童童手里,温言软语的鼓励。

“童童是男子汉,一定要勇敢噢!”

嗯,我是男子汉!童童严重点头,她将药咽下去,猴急猴急的把巧克力塞进嘴里。

哇喔,这个好好吃!童童睁开眼睛,大大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

“谢谢姐姐,我大名叫阮元,你到帝都一定要去找我啊!”

“是啊,妹子,到帝都一定要到家!”慕晚晴强烈表态,将一叠钱塞到洛宁手里。

洛宁从善如流的收下,一来为了让慕晚晴安心,二来药丸来自空间,是有成本的。

不大一会儿,刚才那个瓜怂带着一队瓜怂赶了回来。

空气突然紧张了。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