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莓视频直播下载

☆、1572_出去

我:“在这些通明果中, 影子还是影子吗?可以放出来的那种完整影子?这种通明果难道只是影子容纳器?”

“你在看什么?”小师叔斥道。

我就是没看懂所以直接问啊。其他疑问你们可以不解答, 但这个还是说说吧, 不然我心里膈应。

“不是的。”器修峰山坤挚长老说, “他们两位长老是根据你的报告用自己的灵力复现了那些影子,其复现连这两颗通明果里的物质都没有用到。现在的通明果已经很整体化了, 没有非炼化状态的物质存在。至于第一颗示范的通明果消失、第二颗改变形态, 也是他们刻意为之,不是你的通明果本身的变化。”

“对, 就是这样, 小林不要怕。”左愿甫长老安抚状地接口。

小师叔:“重点没看到,净去想些有的没的。”

我很坦然:本人累积浅薄,就是看不透你们这些化神大能打的哑谜。你们到底在示范什么,先提示一下重点在哪里行不行?

惠菇长老恢复为成人样子, 说:“行了, 就这样吧, 剩下的不该你听了, 出去。”

我:“……哦。”

惠菇长老:“姜未校也出去。”

大师兄:“是。”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出了议事殿后,我问大师兄:“你怎么得罪惠菇长老了?”

大师兄:“说来话长。”

我:“没关系, 你可以慢慢说。做成玉简更好。”

大师兄手指挠了挠毛球的下巴:“那你等着吧, 等我有空了给你做详解版玉简。”

啧, 等你个工作狂有空……

我:“等九宁的其他人出来后,我能看九宁的相关资料吗?”

大师兄:“这个不用等那么久,过几天你就能看到了,只要现在在议事殿里的那些长辈们讨论好了就行。然后等九宁里的人出来后, 你还可以看到更新后的资料。”

我:“既然这样,那你先给我说说原本是希望我在九宁中收获什么?”

大师兄:“你还在纠结这个啊。其实没有预期,你能得到什么就是什么。”

☆、1573_不后悔但愧疚

我:“可是为了这个不是还跟三大、药宗等门派吵过吗?窥天门、妖盟他们也进行了合作。昆仑好像还制订了多条路线。”

大师兄:“对。新秘境嘛,考虑的事情有很多。如果可以的话,各家自然也都希望自己能从中获得尽可能大的利益。”

我:“所以我什么都没获得……”

大师兄:“获得了。”

我:“就只有那些通明果。”

大师兄:“解释起来略繁琐,所以你还是再等几天吧,你会看到你带回了什么的。”

我:“不管我带回了什么,表面上非常显眼的一点是,我待在九宁中的时间只有其他人的一半,收益就少很多。”

大师兄:“第一,不用去跟别人比,每一个人、每一个门派的情况都不一样,重要的是适合而不是数量;第二,不见得少,持续的时长说明不了问题。”

我:“我就是担心,等他们出来以后,九宁的情况被大范围知道了,然后各家一对比,现云霞宗获益最少,而这种最少是我造成的,我会觉得愧疚。”

大师兄:“如果时间回转到你刚入九宁的时候,你会改变你的行动方式吗?”

我:“不会。”

大师兄:“既然回答得这么干脆、这么肯定,你就是没有后悔,然后你又要愧疚……”

想打我是吧?但我就是不后悔又愧疚,所以怎么办吧?

大师兄:“任务处在等你交接分布图的情报。”

喂,又转移话题……

大师兄:“先等几天资料整理出来后看看吧,然后再等大半年,等其他人从九宁出来后再看看,也许你获得的并不是最少,反而可能还算多的,那就没有愧疚的理由了。”

我:“不是结果论。当然我希望是那样的好结果,可是那并不能抹消我现在的不安感,而且寄希望于不确定的未来,就像把自己交托给运气,我不喜欢……长辈们什么时候能讨论完?我觉得我需要被爹骂一顿。”挨骂有助清醒。

大师兄:“等你的时候,他们就讨论完了。”

也是。

☆、1574_纠结

大师兄:“什么样的收获会让你觉得值这一趟秘境行?”

我想了一会儿:“对其他弟子,最好是对宗弟子,都有助益的。”

大师兄对我摊开手,手上是一些影子通明果果肉和果核,加起来刚好可以凑成三朵影子通明果:“我出来前拿的。我想可以借此实现你的期待。跟我来。”

我:“……你还真有办法啊?我还以为这种纠结我只能靠自己想通……”

大师兄:“不,你的纠结还是只能你自己想通,毕竟你纠结的其实很大程度上已经与现实无关,你是在苦恼你自己假设的情况,所以即使我给你看现实,你看完了、为现实高兴完了,你还是会回到假设的故事中去继续苦恼,直到你找到那个假设情况的解法。”

……有道理。

大师兄:“是现在跟我去看现实,还是你先继续纠结一会儿?”

我:“呃,我可以一边纠结一边看,不过,你拿的通明果这量够吗?”

大师兄:“也许不够?我拿的时候只是想先去试试,可以的话再后续接着拿的。”

我:“那我再去拿点。你等我一下。”

说着我就跑回进议事殿。虽然那些影子通明果我都交给长辈们研究了,但实际上它们都还是属于我,等长辈们研究完后就都会还给我的。如果他们研究完了,认为有充公的必要,也会给予我等值的赔偿。但我炼制出来的影子通明果很多,那么庞大的数量,即使充公,也充公不了部,除非它们有大害,否则顶多就是收一些当样本,大部分都会还给我。

我现在提前将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拿一点走,长辈们不会拒绝的。

只不过,我重新进入议事殿时,所有长辈齐刷刷地看着我,压力颇大。

我爹代表言:“拿吧。”

言下之意是:赶紧拿赶紧滚,别杵在这儿碍眼。

长老们可以随意知道宗范围内任何非机密角落的交谈,对于就在他们现在所处的议事殿大门外的谈话他们当然更知道。

☆、1575_看现实

我问:“可以拿多少?”要是你们已经研究完了我就拿走算了,自己的东西还是放在自己的腰包里舒坦。

一直好像在神游的丹修峰廉雍葭长老跟突然睡醒了似的,扫了大半给我,说:“这些应该够用了。”

……不是,这么多裴冰吃都得吃许久呢,‘够用’是个什么概念?怎么个用法才能用这么多啊?

我:“去九宁的人,他们逸散出的能量远远不够炼制出这么多影子通明果,所以这些通明果的原材料其实只有少部分是属于那些外人,大部分都是来自九宁的对吗?我主要炼制的是九宁的物质?还有,”我把裴冰扔出来,“他吃了很多影子通明果的花瓣,和少量果核,有吃坏肚子吗?”

裴冰自己答;“没有吃坏。”

小师叔:“不是一直坏着的吗?”

我爹:“没有更坏。”

裴冰:“……”

我这才注意到一件事:“为什么云霞女士没有参加这次讨论?”虽然说很多讨论云霞女士都不会参与,就像这次讨论还有很多长老没有出现一样,但是事关秘境,真的算不上本宗的重大事件吗?

不算的话,我的心理负担倒是会轻很多。

我爹:“东西拿好了就出去。”

比起亲爹来,掌门师叔温和多了,所以人能当掌门呢。要是你们这些脾气一个比一个古怪的长老去当掌门,再大的宗门都能被你们怼得四分五裂。

掌门师叔说:“跟着未校去,你会看到答案的,至少是一部分答案。”

小师叔:“这个‘部分’有多大,取决于你能理解多少。”

惠菇长老:“显然能比你当年理解得多。”

小师叔怒视惠菇长老。

我看出来了,不是大师兄今天得罪了惠菇长老,而是惠菇长老今天心情不好,逮谁咬谁。

我连忙告辞。

大师兄见我出来,笑道:“被骂后,舒坦些了?”

说得我好像被虐狂似的。好吧,是轻松些了。

我问:“我们去哪儿?”

大师兄:“你猜。”

我……用排除法,再想想不在议事殿的云霞女士,猜:“雾绕?”

大师兄:“哟,思路还挺清晰的。对,是雾绕。走吧,我们去看现实。”

在雾绕看现实?雾绕里哪一个幻境场景算现实?拿影子通明果一个一个场景试过去吗?那是有可能耗费大些。

作者有话要说:前天的└(―_―;)_―;)―;);))┐这个符号,据说是‘退散’的意思。

———————

读者号22844551在345章说“大约最近1oo章以来”“太水了”

我今天早上查了一下这位的订阅情况,订阅率2522,订阅的章节是265到352章,正好就是其表达不满中的“大约最近1oo章以来”。25到264章一章没订也没表达不满。

嗯……我不太能理解这是什么心理,所以仅叙述一下事实,就不点评了。

———————

本期感谢名单(=–=)

霸王票(2o17-o6-26 18:o8:1o 到 2o17-o7-o1 o5:49:44):

手榴弹:猫团子(x2)

地雷:郁煜(x3)、奔跑的小鸡(x2)、一碗墨汁(x2)、洵、29号树袋熊、格格蛋糕卷

营养液(2o17-o6-24 13:29:32 到 2o17-o7-o1 o8:5o:46):

阿尹(x12o)、想要养一只小阿峤(xi(x5o)、晏离(x5o)、一碗墨汁(x4o)、!~~~(x4o)、苏言(x3o)、林晚落(x3o)、飘渺烟雨(x3o)、洵(x3o)、(x27)、倩(x2o)、何其有辜(x2o)、佳陌(x2o)、安若(x2o)、鹦鹉螺(x2o)、酷爱捡节操(x2o)、夏目斑(x2o)、哒哒哒(x2o)、有琴闻樱(x1o)、銀杏(x1o)、娜妮卡(x1o)、青争之伊(x1o)、小司(x1o)、喵喵(x1o)、风为裳寒凉(x1o)、老司机要开车啦,滴滴(x1o)、布丁(x1o)、老神仙(x8)、风轻衣(x6)、茶咖啡(x5)、禾火(x5)、saoirse(x5)、artezqq(x5)、墨雅(x5)、貓貓虫(x5)、水为霜(x3)、远去的铃铛(x3)、飘流物语之枫、竹篮打水弄得一手好湿

Tagged :